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故事简介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出自《水浒传》第三回。
北宋年间,好汉九纹龙史进来到渭州,结识了小种经略府的鲁达鲁提辖,两人意气相投,一起去喝酒。路上,遇见好汉打虎将李忠,于是三个人一起去喝酒。
到了酒馆,刚喝了没几杯,就听隔壁传来一阵阵啼哭。听了一会儿,鲁达心里烦躁,把手里的酒碗往地下一摔,酒保赶紧过来赔罪。
鲁达说:「那是谁在隔壁打扰我喝酒,你把他们给我叫过来。」
片刻,酒保带进一个白头老翁,还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刚才就是他们在隔壁哭泣。鲁达让他们别哭了,有什么委屈说出来听听,那女子这才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原来,父女二人姓金,女儿名叫金翠莲,是郑州人。和父母来到渭州投亲靠友,没想到亲戚家搬到南京。母亲在此地病死了,父女二人回不去家,只好在酒楼卖唱。
有个「镇关西」郑大官人,看到金翠莲有些姿色,就强行找媒人作媒,纳她为妾,还写了三千贯彩礼钱的文书。可这三千贯钱,一文都没有给。
金翠莲嫁到郑大官人家不满两个月,就被他老婆赶了出来,还追着讨要彩礼钱。老父亲当初连一文钱也没得到,如今哪里来钱还他。不得已,父女二人只好在酒楼卖唱,每天的收入被他们家人拿走大半,这几天酒客稀少,赚不到钱,父女俩人想到又要受他家人打骂,又伤心又害怕,这才哭了起来。
鲁达说:「不就是那个卖肉的泼皮,还好意思称『镇关西』,你们等著,我去打死他就来。」说完拔脚就要出门。
史进和李忠赶忙拦住,劝了半天才又坐下。鲁达从身上掏出所有的银子,又让史进和李忠凑了些,凑足十五两银子,给了金翠莲父女,让他们第二天一早回东京去。
送走了金翠莲父女,鲁达越想越生气,快步来到状元桥。
到了郑屠户的肉铺前,郑屠户正坐在里面喝茶。看到鲁达来了,郑屠户赶忙起身,笑脸相迎,招呼伙计搬了个凳子给鲁达坐。
鲁达不动声色坐下说道:「奉小种经略相公之命,来买点肉,要十斤精肉,半点肥肉也不要有,细细剁成肉酱。」
郑屠户说:「那好办,提辖稍坐,我让伙计们立刻去办。」
鲁达说:「不,你亲自来剁。」
郑屠户选了十斤上好精肉,一点肥的也没有,细细地剁成肉酱。直忙活了半个时辰,这才弄好,包在荷叶里,让伙计给经略府送去。
鲁达说:「先别送,再要十斤肥的,半点精肉也不要有,细细剁成肉酱。」
郑屠户说:「瘦肉馅可以包馄饨用,肥肉馅用来干什么呀?」
鲁达说:「相公吩咐,谁敢问他,让你剁你就剁好了,问那么多干什么?」
郑屠户没办法,又细细剁了十斤肥肉馅包好,这一趟又是半个时辰,搞得身上大汗淋漓。
鲁达又说:「还要十斤寸金软骨,半点肉也不要,细细剁碎。」
郑屠户笑着说:「提辖不会是来捉弄在下的吧。」
鲁达拿起剁好的两包肉馅说道:「洒家就是来捉弄你的。」说著,把肉馅往郑屠户脸上一扔,就好像下了一阵「肉雨」。
郑屠户心头火起,操了一把尖刀,恶狠狠扑过来。鲁达一把擒住他手腕,一脚踢在小肚子上,郑屠户扑通一下倒在地上。鲁达用脚踩住郑屠户胸膛,骂道:「你这狗一样的人,也敢叫镇关西,你是怎么骗了金翠莲的。」说著,一拳打在郑屠户鼻子上,就好像开了个油盐铺,酸甜苦辣都冒出来了。
郑屠户手里的刀也扔到一边,嘴里大叫:「打得好。」
鲁达说:「还敢应声,没打够你。」照准眼上又是一拳,这次好像开了个染坊,红的黑的紫的都冒了出来。
这回郑屠户开始求饶了,鲁达说:「你不求饶,硬到底洒家就不打你了,求饶还打。」又是一拳打在太阳穴上,这次就像开了个乐器铺,锣鼓铙钹一齐响。
郑屠户挺在地上,一下子不动弹了,鲁达说:「你这家伙装死,洒家还打。」正提拳要打,看见郑屠户脸色渐渐变了,果然被打死了。
鲁达寻思:「这小子不禁打,看来要吃官司了,还没人给送饭,不如趁早撤退。」心里想着,鲁达站起身来,大步离开,一边走,一边回头喊道:「你这小子装死,回头再找你算账。
鲁达回到家里,收拾了些衣服,拿了一条齐眉棍,出了南门,一溜烟走了。
外面官兵搜捕,鲁达无处可去,只好跑到五台山出家避难,起法名
。但他生性豪爽,喜好饮酒吃肉,耐不住清规戒律,没几天就因喝酒闯下大祸。寺院主持给东京大相国寺主持写了一封信,让
去那里修行。 人物名片威尼斯人
鲁智深,本名鲁达,绰号「花和尚」,法名智深,中国著名古典小说《水浒传》中的经典人物形象之一。渭州人,生活在北宋年间,原名鲁达,当过提辖,又称鲁提辖。身长八尺,长得面阔耳大、鼻直口方。为人慷慨大方,嫉恶如仇,豪爽直率,但粗中有细,与史进、林冲、武松、杨志等交好。因见郑屠欺侮金翠莲父女,三拳打死了镇关西,出家当和尚,后与杨志、武松占领二龙山担任大头领。在梁山泊一百单八将中排第十三位,星号天孤星,梁山上司职步军总大将。死后追封义烈照暨禅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