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近代史上北洋军阀的直系教头冯国璋

于1859年1月7日
(清咸丰八年十二月初四)出生在直隶河间县西史经村,因此被人们称作」冯诗经」。冯家原是村中大户,但到其父时,家道开始中落,他七岁入本村私塾读书,五年后又进入毛公书院读书。在堂叔冯甘棠的资助下,到保定莲池书院进修两年,因家境艰难,一年后辍学回家。为了找寻出路,
末告别父母妻子,只身去津投军,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1899年袁世凯的新建陆军改称武卫右军。同年,袁出任山东巡抚,
也随军入鲁,并奉命改编原旧军。冯国璋与袁世凯,既是僚属,又是师生。虽同生于1859年,冯国璋却以「门生」之礼事袁甚谨。北洋三杰,「龙」则王士珍,操权柄知进退;「虎」则段祺瑞,残于外霸于内;「狗」则冯国璋,善征战忠其主。袁世凯一次吃饭,吃到红烧大蹄膀,派人送了一碗给冯国璋,交待说:」大总统用饭时,想起这个菜冯将军也爱吃,所以送来让将军尝一尝。」冯感激涕零。
1901年,清政府擢升袁世凯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冯国璋亦随之赴任。袁世凯野心很大.到达直隶后,便开始大规模地扩充北洋军。所谓北洋军是因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袁世凯编练新军而得名。袁世凯首先在保定设立编练北洋常备军的专门机构--军政司,该司分兵备、参谋、教练三处,冯国璋出任教练处总办。冯国璋竭力修明操法,制订章程和编练计画,从而把新旧军队的训练统一起来。使编练新军一时颇著成效。未几,清政府派冯国璋与满族官员铁良、凤山赴日本考察军事。归国后,冯国璋出任清政府练兵处军学司正使,同时督办北洋各武备学堂,兼任北洋速成武备学堂和将弁学堂督办,因此北洋
集团中不少军官都是他的门生、故旧,为他后来充当直系
首领打下了基础。1909年,清政府令袁世凯「回籍养疴」,冯国璋仍任军咨使一职(相当于今日总参谋长),但他给清政府提交的一份份军制改革建议,却石沉大海。
武昌起义爆发,冯国璋奉命镇压,向袁世凯请示,袁指示:」慢慢行,等等看。」冯国璋攻克汉口后,部下把汉口大方地洗劫了一遍,一时屋毁人亡,野狗宵鸣。有记者问:」听说你们在汉口抢掠?有这等事没?」北洋士兵实诚地说:」有的有的,不抢我们就没得吃了。革命军到处受人欢迎,家家奉献食物;而我辈到来,老百姓坚壁清野,甚至用钱买东西都买不到,我们不抢怎么办?」冯国璋因镇压辛亥革命,被清朝封为二等男爵,冯激动地说:」想不到我一个穷小子,现在封了爵了。这实在是天恩高厚,我一定要给朝廷出力报效。」袁世凯宣布清帝逊位,冯国璋问:」逊位给谁?」袁说:」逊位给国民。」冯无语。
冯国璋在南京做总统,总统府不幸被火烧,冯竟痛哭失声。起初大家觉得稀奇,后来方知总统府中的鸦片烟一并被烧了。冯国璋对袁世凯说:」如果实行君主立宪,还得由大总统做皇帝,才最妥当。」袁故作惊愕,道:」我绝无此意,也绝不会这样做。」冯再劝,袁假装生气:」如果再有人迫我,我去出国到伦敦,再不问国事。」冯信以为真,到处宣扬袁不愿称帝。袁世凯称帝后,冯国璋气得破口大骂:」他那里把我们当自己人呢?他的做功倒真不坏!」袁世凯称帝,冯国璋与段祺瑞拜见,袁克定傲慢无礼,出门后,冯说:」我们纵然是老头子培养的,也总不能作上辈子的奴才,还要瞧下辈子的颜色!」
冯国璋当总统后,新任塞北关监督林摄进府见冯,冯问:」你从哪儿来的?」林说:」我久住京城。」老冯问:」你现在做什么事?」林答:」新被派塞北关监督,特来谢委。」老冯问:」谁派你去的?」林答:」总统。」老冯问:」哪个总统,是我吗?」林说:」明令都已经发表好几天啦!」冯说:」不错,那天我睡午觉了,有人拿命令请我盖印,大概就是你的事。」民国政府大部分时间靠举债度日。冯国璋当大总统时闹了一个大笑话,这就是「卖鱼事件」。据传,中南海的鱼是前代皇家所放养,一向不曾为人所捕捞。冯国璋入主中南海后,派人将湖中的鱼一网打尽。渔人饥饿竭海而渔,中有巨鲤一尾,重达四百多斤,是光绪帝生日时放生,背上系有免死金牌,亦遭此劫,售价三千。当时有人写了一个对子嘲讽说:「宰相东陵伐木,元首南海卖鱼!」
张勋复辟失败后,黎元洪不肯复职,段祺瑞拍电报邀请冯国璋,只有四个字:」四哥快来!」冯阅电大悦,遍示众人道:」你们看,芝泉这个粗人。」为了促进北洋内部的团结冯国璋可谓煞费苦心。1916年8月3日,冯国璋登门拜访老同学段祺瑞和王士珍,北洋三杰齐聚一堂。三人促膝而坐相谈甚欢。然而理想毕竟不等同于现实。尽管从1885年入天津武备学堂开始,王、段、冯三人就已经有了同窗之谊,此后又都投身袁世凯门下,为北洋集团建功立业成为声名远播的「北洋三杰」,但旗鼓相当的三个人却注定不能粘合到一块儿。1919年12月28日冯国璋因伤寒在北京逝世。临终前冯国璋遗言:「和平统一身未及见死有遗憾。」他至死仍不能释怀的依然是国家的和平统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