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太祖努尔哈赤御用宝剑竟是明朝皇帝所赐

沈阳故宫博物院收藏着一把龙虎将军剑,这把宝剑是至今保存下来的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唯一珍贵遗物。宝剑为铁质,式样古朴典雅、颇具明代剑器风格。剑全长八十厘米,未开刃,剑鞘为木质,外蒙鲨鱼皮,此剑原有鹿皮条,上面写有满汉文字,汉文是:“太祖高皇帝御用剑一把,原在盛京尊藏。”可见这口剑在清朝入关后,曾移放在北京,后来又送回盛京。

图片 1

努尔哈赤在作战中是使用刀的,为啥偏偏御用这把没开刃的龙虎将军剑?努尔哈赤在军事割据势力日益膨胀之时是怎样得到明朝如此信任和褒奖的?明朝官书又为何对这一事件没有任何记载呢?

明初,女真分为四大部,这就是建州女真、海西女真、东海女真和黑龙江女真。明政府为了统治女真等族人民,洪武八年,设置辽东都指挥使司,总辖东北地区的军政。到永乐七年,又设置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管辖黑龙江下游地区,建州女真就隶属于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管辖范围。明正统七年,建州女真被明政府分为建州卫、建州左卫和建州右卫,合称“建州三卫”。

努尔哈赤出生于建州左卫指挥使世家。明永乐十年,明成祖封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为建州左卫指挥使。从猛哥帖木儿的儿子董山至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均承袭建州左卫指挥使之职。

猛哥帖木儿到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凡六代,历时二百年,由翰朵里经翰木河到凤州,再由凤州经翰木河到苏克素浒河谷,率其部众几经周折,数盛数衰,最后定居在赫图阿拉。这片群山环绕的苏子河谷,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比海西女真、东海女真和黑龙江女真居住的地区更为优越,它比邻抚顺,接近汉族聚居地区,便于和汉族互市通商,输进铁制农具、耕牛和先进技术,加快了建州女真经济发展的步伐,成为努尔哈赤崛起的基地。

努尔哈赤生于公元1559年,祖父觉昌安是宁古塔部落六贝勒之一,时任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宁古塔部落是建州女真部落中一个较大的部落,部落六贝勒是六个亲兄弟,他们占据着赫图阿拉附近二十里方圆的地盘。但是与建州女真中的王杲部落比较起来,不论是势力范围还是部落实力,都明显差一个层次。

图片 2

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是觉昌安的第四个儿子,母亲是建州卫都指挥王杲的长女——额穆齐,又称喜塔腊氏。在女真内部群雄蜂起的大背景下,依附于一个强大的部落是相对安全的选择。这也是塔克世迎娶额穆齐的原因之一。

努尔哈赤的家庭,原是女真部民中的一个显赫家族,但到他童年的时候,已经家道中衰。努尔哈赤十岁那年,母亲额穆齐去世。这一年,他的同胞兄弟舒尔哈齐八岁,雅尔哈齐刚刚三岁。父亲继娶的女人是海西女真哈达万汗王台的养女,名叫肯姐。肯姐嫁过来不久,就挑唆塔克世将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送到外祖父王杲寨中寄养。

万历五年,十九岁的努尔哈赤遵父母之命与佟佳氏佟春秀成婚,开始自立门户(佟佳氏是抚顺的大户人家,以经商为业,佟春秀的堂弟就是清王朝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佟养性,这是后话)。第二年生长女东果,隔了两年生长子褚英,再隔两年生次子代善。虽说妻子娘家家境殷实,但婚后的生活还是要靠采猎维持。

图片 3

努尔哈赤脚登绿云头的牛皮靰鞡,手持白木杖,背负木架,翻山越岭,将采捕的皮革、木耳、蘑菇等山珍野味,运到抚顺、清河、叆阳、宽甸各市进行交易,一家人度日倒也平静。

努尔哈赤人生的转折点——“古勒之战”

明万历十一年,努尔哈赤迎来了生命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因建州女真诸部中的阿台部屡犯明廷边境,明万历十一年二月,明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兵攻打阿台驻地古勒寨,却损兵折将,久攻不克。建州女真苏克素浒河部的图伦城主尼堪外兰主动做向导,引导明军攻打古勒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